自暗影的恶魔--DOTA2影魔入门攻略

17-05-05 16:28 来源:pcgames 作者:太平洋DOTA2专区·卡
[跟贴评论]
[复制链接]
影魔,自从dota1开始就是大家非常喜欢的英雄.在玩家群体中一直有这样一句话:团战可以输,影魔必须死.

影魔,自从dota1开始就是大家非常喜欢的英雄。造型拉风,技能粗暴,刷钱速度快,带节奏的能力很强,后期的dps也有一定保障,最重要的,有了装备的影魔show起来实在是飘逸。所以这个热门英雄也有了另外一个被动技能:嘲讽。在玩家群体中一直有这样一句话:“团战可以输,影魔必须死。”由此可以想象,影魔在游戏中受到了多大的“照顾”。

自暗影的恶魔--DOTA2影魔入门攻略

影魔的标志性的技能,从影压的释放准确度上可以判断一个玩家对于影魔这个英雄的操控能力。这个技能不能直接指定距离和方向,而是以影魔模型的正前方为技能释放方向,影魔前方0—400 250—700 500—1000几个区间的范围aoe。那么,想要施放好影压,就必须学会调整影魔的朝向和对影压距离的判断。

自暗影的恶魔--DOTA2影魔入门攻略

首先是影魔朝向的调整,调整朝向有两个方法,一是攻击目标,影魔自动会把朝向面对目标,但是这种方法仅适用于影魔和地方没有明显障碍物。如果两者隔着河道或者小兵等,那么系统判定影魔会绕过障碍物走向目标,这就导致了影魔朝向的改变,不利于接下来的技能释放。还有一种改变朝向的方法就是目测目标的位置,点击地面来改变影魔的朝向。这也是影魔使用者最常用的改变朝向的方法。这种方法的好处就是能快速改变影魔的朝向,但是需要精准的目测和预判。我们经常见到很多新手压偏,这就是没有及时调整影魔朝向的后果,因此随时调整影魔的朝向,然后再释放技能是每个影魔使用者应该养成的好习惯。

说完了朝向的改变,再来说说影魔影压的距离掌握。影压的距离是200 450 700三个距离,以兵线的距离为例,影魔在己方远程兵附近最远射程补刀,那么z炮会压在己方近战远程兵中间,x炮正好在近战兵上,c炮会压到对方远程兵,也就是说,影魔能a到目标的时候是x炮的距离,稍远一点的可以c炮压中,稍近点的可以z炮压中。因为影压是一个范围aoe,我们不需要很精确的调整影压的距离,只需要保证目标在影压范围内就能压中。对于影压的使用新手可以从最简单的压小兵开始,然后将影压用到实战中,最后在学各种进阶的影压技巧。

在很多精彩集锦中我们能看到出神入化的影压,像跳压,盲压等。盲压就是在丢失视野的情况下,通过对对方走位的预判,释放出的影压,类似于月女祭司的箭,屠夫的钩子。成功的盲压不但可以消耗对方的血量,有时还能杀掉敌方,给对方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跳压即是在使用位移道具之后紧接着的影压,这种技巧多见于追杀敌方英雄,在敌方逃离影压范围后,用跳刀或者原力法杖快速追赶并用影压来击杀。无论是跳刀还是原力法杖,影魔在动作之后的朝向总是起点和终点连线的方向,记住这点有助于更快速的调整影魔的朝向。新版本中影压的抬手动作有了zxc的区别,这使得敌方可以通过影魔的抬手动作分辨出他使用的是什么距离的影压,从而进行躲避。那么在影魔影压动作抬手的瞬间用s键取消掉影压,既能迷惑对手,还能逼迫对手的走位,虚虚实实之中,很可能一次击杀就这么产生了。

魂之挽歌是一个超大范围的aoe,以影魔为中心散布一定数量的冲击波,每个冲击波独自计算伤害,冲击波数量和影魔收集的灵魂有关。离影魔越近的目标受到冲击波伤害越高,越远的伤害越低,当影魔和目标重合时,目标受到的伤害最大。因此,尽可能的使影魔与目标贴近来释放魂之挽歌才能最大化这个技能的伤害。隐刀可以使影魔尽量贴近目标来释放魂之挽歌,而且在释放过程中不会现形。但是一旦出了隐刀这件装备,敌方必然会买真视宝石或者真眼来针对,这样隐刀接魂之挽歌就很容易被打断。黑皇杖的魔法免疫效果为影魔释放大招提供了很好的帮助,也能为影魔在后期的输出提供一个很好的环境,因此这件装备成了影魔的必需品。由于魂之挽歌的作用范围大,还附带减速减攻击的效果,在团战中,这个技能的释放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团战的胜败,所以团战中影魔尽量站位靠后,等对方走位稍微集中时,上前释放魂之挽歌,可以打乱敌方阵型,也能造成大量伤害,从而赢得团战。


更多DOTA2影魔相关资讯:

小K:魔法少女430天梯法系影魔第一视角

YYF直播第一视角实录 影魔王屠夫狼人合集

创意工坊每周五佳135期 影魔地狱收藏套装

DOTA2集锦 Yaphets的虚灵大根影魔无敌秀

【责任编辑:谭锐】

    更多DOTA2精美图赏

    发表评论

    关于52PK | 广告服务 | 市场合作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02-2018 52PK.COM 版权所有 重庆天极畅娱网络有限公司 52PK网 渝ICP证B2-20030003号 渝网文(2015)1123-010号